双碳领域门户网站 www.ditan.com

繁体中文 - 今天是

ESG投资不足,拖累欧美能源转型进程

发布时间:2023-09-28 15:20:42来源:中国能源网编辑:董梓童阅读:185次 当前位置:首页 >> 双碳业务 手机阅读

image.png

近日,杜克能源、贝莱德等53家企业遭到美国一家非盈利消费者团体的指控,该组织致函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公用事业委员会谴责能源产业相关企业推行的ESG措施是一份昂贵的无用之物,是一份分散消费者注意力的清单,与向清洁能源转型的大目标背道而驰。

对此,多家国际资产管理机构表示,金融是决定全球能源转型的关键因素之一。虽然全球应对气候变暖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欧美机构开始从化石燃料项目中撤资,并将投资转向环境和可持续方面,但到目前为止,ESG投资对转型的影响并不大。 

市场担忧投资前景

ESG是指从企业的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这三个维度来评估企业经营的可持续性及对社会价值观念的影响,衡量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2014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次提出的ESG投资概念,在资本市场已经成为影响投资决策的重要参考。

ESG不强调企业财务、绩效,而是要求企业注重生态环境保护、履行社会责任、提高治理水平。在全球气候变暖的背景下,ESG对希望发展壮大的企业和机构而言至关重要,为企业的长期发展奠定了基础。上述背景下,越来越多公司、投资者,甚至是监管机构都开始关注ESG。全球范围内,证券交易所也已在ESG方面布局。

不过,美国著名商业周刊《巴伦周刊》提出,目前,受全球经济、国际关系、气候变暖等多重压力影响,市场对ESG投资前景感到担忧。年化回报率在11%左右的ESG基金已经是高回报率的产品。

澳大利亚部分媒体提出类似看法,金融是市场运转的润滑剂,资金枯竭或将致使商业活动停滞,并使经济陷入衰退状态。越来越多的国家大力增加清洁能源投资,但全球金融体系仍然高度依赖化石燃料。要真正让ESG发挥作用,就要设立监管体系,只有问责,让企业承担其应该承担的能源转型责任,ESG投资才有可能推动绿色能源转型。“一些企业即使宣传环境效应、金融机构扩大ESG投资,并不是为了气候目标的实现,而是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不得不做一些道德投资,比如大型私人资本公司贝莱德集团也参与ESG投资。尽管如此,欧美能源转型进展仍十分缓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显示,到2020年,全球对化石燃料的补贴为5.9万亿美元,约占世界人均生产总值的7%。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3年,各国政府在清洁能源上的支出仅为1.34万亿美元。如果想规避气候变化的最坏影响,每年全球在清洁能源上的投资需要达到5万亿美元以上。

虽然ESG概念已经提出多年,气候变化目标也促使ESG投资越来越受欢迎,但不少国家和地区仍在继续大力补贴石油和天然气项目。美国正是其中之一,美国前五大政治说客企业每年花费2亿美元让美国政府选择石油和天然气。

消费者谴责企业

在市场研究机构看来,财报评估机构不透露对企业ESG的评价方法,机构的做法不透明,可操作性很强。目前二级市场投资者对ESG评分高低的兴趣并不大,更关心企业公开的财务数据。而且报告通常是每年公布一次,企业并没有动力去提升ESG评级。ESG已经被大量财务数据淹没了,并成为企业提升公司形象的工具。

美国非盈利消费者团体工作人员威尔·希尔德以杜克能源举例称,杜克能源专门上线了一个网站介绍其ESG举措,并寻求绿色转型投资。但实际上杜克能源的ESG举措就是设置一个移动的广告牌来吸引投资。杜克能源宣称,提高消费者在该公司的能源使用费用,以此来增加公司对绿色能源项目的投资。这和其公开的ESG承诺“我们努力加速向可再生能源和更可持续能源过渡,我们正在为所有人创造一个更清洁的能源未来”背道而驰。“杜克能源吹嘘他们正积极执行‘净零’战略,但实际上他们一边耗费公司资源,支持对他们来说高成本的清洁能源转型,另一边将这些多出来的成本通过提升服务费用的形式转嫁给消费者。”

美国《威尔明顿星报》对此表示认同,称杜克能源宣布了一系列提高能源价格的措施,其中预计未来3年内对北卡罗来纳州的费率将较目前提升20%。杜克能源宣称这是为提升能源供应的可靠性,同时支持公司在风电、太阳能发电等绿色能源方面的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贝莱德的ESG投资也遭到了批评。此前,贝莱德以通货膨胀为理由,否决了大量气候提案,总占比达气候提案的93%。贝莱德全球投资管理主管朱德·阿卜杜勒·马吉德在报告中写道:“很多提案过于宽泛或缺乏经济价值。”

美国蒙大拿州总检察长表示:“企业ESG战略基本都是废话,而这些废话正在渗透美国。靠这样的资产管理公司和代理商推动ESG投资,令人担忧。”

投资进退两难

ESG基金公司全球先锋联席经理约兰达·库廷斯表示,对于传统油气公司来说,资本配置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何平衡原有主要业务和可再生能源的关系,以适应能源转型的大目标。

“传统油气企业进退两难。投资石油和天然气,实际资产可能存在搁浅风险。油气公司追逐市场风向大规模投资可再生能源,但由于起步较晚,目前已经过了红利期,相关项目可能无法产生和过去一样的资本回报收益。”约兰达·库廷斯说,“我们不认为公用事业公司是成长型股票。”

福克斯商业频道指出,贝莱德面临着气候转型的舆论压力,其作为资产管理机构在投资方面面临巨大挑战。是选择ESG还是化石燃料公司,贝莱德需要评估气候风险和绿色能源转型相关的所有问题,并在能源安全和绿色投资之间取得平衡。

贝莱德坦承:“能源公司尤其面临艰难而复杂的选择,一方面要考虑到可负担的投入和收益比,另一方面还要制定长期技术投资计划,在全球低碳经济转型中不断取得成功。”

高盛集团研究员米歇尔·德拉·维尼亚表示,目前市场上对ESG的关注点在于从化石燃料项目中撤资,而不是加大对可再生能源投资,这导致市场对能源投资严重下降。“关注脱碳是正确的,但问题是需要通过更多的投资来推动,而不是撤资。这是ESG投资面临的最大挑战,ESG投资模式导致全球能源投资不足。”

米歇尔·德拉·维尼亚认为,欧洲要保持清洁技术创新的领先地位,还需要增加一些激励措施,尤其是在绿氢、碳捕捉和生物能源等领域。

特别声明:本网站转载的所有内容,均已署名来源或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凡来源注明低碳网的内容为低碳网原创,转载需注明来源。

上一篇:金融如何助解经济“转型之痛”?

下一篇:利好政策护航 碳金融市场有望迎来快速发展

双碳业务排行

双碳业务精选

双碳业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