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碳领域门户网站 www.ditan.com

繁体中文 - 今天是

“数字煤炭” 增安提效

发布时间:2023-10-12 10:08:26来源:中国能源报编辑:朱妍阅读:185次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手机阅读

image.png

专家观点

下一步,还应加大煤炭数字化基础理论与技术应用研究,加强技术突破与融合应用。煤炭行业特色关键技术研发难度大,矿用大功率重载设备、关键基础件和软件系统等依赖进口,工业互联网、大数据技术、智能装备等迫切需要突破。


“这是本安型信息矿灯,看上去跟普通矿灯差不多,其实还有视频、对讲等多种功能”“这是讯飞矿山声纹监测系统,通过声音维度,对矿山主设备运行状态24小时在线监测,能及时发现异响情况并可视化呈现,提高远程巡检效率”“矿区作业环境复杂,对硬件可靠性、算法适配性、定位精准性都提出挑战,华为露天矿无人驾驶解决方案就是要打造聪明的车、智慧的路,实现无人常态化作业”……

近日,由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主办的2023煤炭行业两化深度融合推进现场会暨“数字煤炭”建设发展论坛在安徽淮河能源控股集团召开。会议间隙,场外多个展台被前来咨询的人员团团围住。记者注意到,除了矿山、煤机等行业企业,移动、联通、华为等“圈外”企业也纷纷参展,大家有一个共同关注点——“数字煤炭”建设。

用数字化替代传统人海战术

“数字”如何注入煤矿?中国工程院院士康红普解释称,煤炭工业数字化的内涵,是以数据要素创新驱动为核心,以煤矿信息化、网络化建设为基础,运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数字技术变革煤炭资源开发与利用方式、优化重构业务流程与组织管理模式,提升煤炭行业治理体系和能力,实现煤炭“产、运、储、销、用”全产业链,煤炭行业、企业、煤矿全方位,煤炭资产、技术、人才全要素数字化转型。

目前,煤炭行业数字化整体处在起步升级阶段。“协会调查数据显示,在25家大型煤炭集团中,84%的企业已完成或正在编制企业数字化转型顶层规划方案,数据要素价值开始释放。”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信息化分会会长王虹桥表示,煤企打破原有数据孤岛,集团直接获取所属煤矿视频、调度、人员定位、生产安全、监测监控等数据的比例超过80%。

在数字化道路上,部分先行者已尝到甜头。淮河能源控股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韩家章告诉记者,该集团下属多个矿井,位于我国平均开采深度最深、条件最为复杂的矿区之一,面临着多元灾害威胁。依托数字化建设,集团累计建成35个智能化采煤工作面,以机械化替代劳动、自动化替代岗位、可视化替代监管、信息化替代跑腿,促进生产方式、安全监管方式、灾害防控方式根本性变革,替代了传统人海战术,切实提高本质安全水平。

“少人则安、无人则安。唐家会矿通过掘锚运探远程可视化操作,综合单进提高30%以上,迎头作业人数减少到6人。再如潘集选煤厂,作为亚洲单体最大炼焦煤智能化选煤厂,设计用工800人,实际用工只有380人。”韩家章举例。

行业整体水平不均衡

数字煤炭建设如火如荼,现实问题却也不容忽视。

王虹桥坦言,不同企业、矿井之间的数字化水平分化程度正在加剧。其中,头部煤企数字化转型路线清晰、体系完备、资金人才保障能力强,发展不断加速。但也有一些历史包袱重、经济条件差、转型难度大的企业,对数字化整体认识不够,资金、人员等保障不足,数字化转型基本处于原地踏步状态。差距越拉越大,造成行业整体数字化水平不均衡、不协调问题愈发突出。

从已开展实践的企业来看,工作亦有欠缺。王虹桥举例,在协会调研的25家集团中,设置数字化专职部门的比例仅为25%,其余均为集团部门下设机构或职能。此外,68%的集团总部数字化专业人员少于10人,35%的集团近三年对总部数字化部门进行过精简或合并,数字化组织管理呈弱化趋势。

康红普进一步称,煤炭工业数字化水平还总体滞后于整个能源系统平均水平。煤炭资源赋存条件的复杂性、差异性,煤矿企业位置的偏远性、封闭性等自身影响因素,导致其数字化转型难度本就大于其他行业。加上特色关键技术研发难度大、水平相对滞后,融合应用水平较低,尚未形成真正的数字化整体成套技术供给能力,造成核心技术未能深度赋能煤炭行业发展。

多位煤企人士还不约而同提及“人”的问题。很多煤矿面对庞大的数字化系统,没有专门机构和专业岗位,缺乏既熟悉数字化技术、又懂煤矿生产安全及辅助业务的专业化复合型系统运维队伍。在个别煤矿,甚至没有一名信息通讯或计算机类专业人员。“人才队伍尚未形成驾驭‘数字’的能力,缺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高技术人才,更缺懂技术、懂业务的高端复合型人才。”康红普称。

“提效、保安、增康”是重点

记者从现场会获悉,为进一步推动数字技术与煤炭工业全方位、深层次融合发展,《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关于推进数字煤炭建设发展的指导意见》已正式发布,其中给出主要目标是:到“十四五”末,煤企数字化年均资金投入较“十三五”末提高20%以上,企业经营管理数字化普及率达到80%,数字化生产设备联网率达到50%,工业云平台普及率达到60%,加速培育形成一批企业数字化转型整体解决方案。

王虹桥表示,对照目标,重点围绕“提效、保安、增康”开展工作。具体而言,就是以提高价值效益为导向,通过推进数字技术与煤炭产业链深度融合,实现管理升级提效、生产优化提效、产业数字化提效;以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为核心,通过数字技术赋能,保障企业生产安全、运营管控安全、网络与数据安全;以推动全行业健康高质量发展为目标,通过数字化转型升级,增进企业体制、发展模式、生产系统及职工职业等健康。

“让煤矿成为安全智能的煤炭数字化生产车间,煤企成为创新高效的煤矿数字化管理平台,煤炭行业成为柔性协同的煤炭产品数字化供应体系。”康红普提出,下一步还应加大煤炭数字化基础理论与技术应用研究,加强技术突破与融合应用。“煤炭行业特色关键技术研发难度大,矿用大功率重载设备、关键基础件和软件系统等依赖进口,工业互联网、大数据技术、智能装备等迫切需要突破。”

值得一提的是,越来越多的“外部力量”也加入数字煤炭建设。以科大讯飞为例,该公司矿山智能业务线总经理储汉卿介绍,煤矿装备专业且复杂,数据运营管理难,长期依赖于人工运维检修。“通过我们的大模型诊断,可以把专家经验数字化,让其他员工在短期间内获得大量知识,降低一线运检门槛,同时实现相关数据结构化,形成企业设备资产。这样一来,不仅能提高效率,还能避免技术人员因老师傅退休而青黄不接。”


特别声明:本网站转载的所有内容,均已署名来源或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凡来源注明低碳网的内容为低碳网原创,转载需注明来源。

上一篇:“低碳制氢”逐步迈向产业化

下一篇:全国首个“双零”建筑在北京通州竣工验收

行业动态排行

行业动态精选

行业动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