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40419星期五 距离2060碳中和还有13039天
热点关键词:
2024 03/20

来源:投资界

上海诞生一个氢能IPO,100亿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扫一扫

上海,正在跑出一个氢能IPO。

投资界-天天IPO获悉,上海重塑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塑能源”)近日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向IPO发起冲刺。

身后掌舵者林琦,2004年毕业于南昌大学,职业生涯起步于氢能行业。2015年,他在上海创立重塑能源,聚焦于氢燃料电池,至今集结一支投资人队伍——中石化资本、国家制造业升级转型基金、一汽解放、宇通客车、春阳资本、挚信资本、谦石投资、君联资本、博华资本、中银投资、红杉中国、水木易德、三行资本、凯辉基金、IDG资本、彬复资本、高瓴……队伍壮观。

这恰是氢能再度爆发的一抹缩影:醇氢科技、阳光氢能、浙江蓝能、中科富海……这一段时间氢能超亿元大额融资比比皆是,成为新能源大时代的又一注脚。

南昌大学80后

他干出一个氢能IPO

出生于1981年,林琦本科就读于南昌大学软件工程专业。喜爱汽车的他,2004年大学一毕业就进入了燃料电池行业,来到上海神力科技任客车项目组开发组长,自此与氢能结下了不解之缘。

但彼时氢能仍相对冷门,放眼全球范围内氢能公司都屈指可数,中国也只有几家公司在开展技术探索,还都停留在示范项目的尝试阶段。“当时氢燃料电池还是一个‘明知前途无量,现实却很骨感’的小众行业。”林琦曾在《文汇报》的采访中感叹。

几年后,氢能行业迎来两个高光时刻,也让林琦大受触动——先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一辆氢燃料电池汽车开进鸟巢;后是在2010年,戴姆勒奔驰做了一个燃料电池汽车全球游的活动。

随后,林琦也在2010年加入上汽集团,担任系统工程师一职。2014年,他和当时的同事驾驶一辆试制的氢燃料电池汽车,从上海出发,最西到西藏日喀则、最北到黑龙江漠河,沿途进行氢能科普和车辆路测工作。

林琦发现在路测过程中,无论是在高海拔地区,还是在极寒地区,测试车没有出现过故障。他也由此意识到,氢燃料电池产业化时机已经到来。于是在2015年9月,他决定投身创业,在上海成立重塑能源。

成立之初,步步维艰。由于氢燃料电池车产业链庞大,要实现批量生产,需要建立起稳定可靠的供应链。为此,重塑能源的技术团队直接驻扎到工厂里,一待就是一两年,与零部件供应商反复打磨。

功夫不负有心人,重塑能源在2017年推出首台车用燃料电池系统产品CAVEN3,并正式批量生产。2020年,重塑能源又发布燃料电池系统PRISMA镜星系列,搭载了自研的燃料电池电堆。

screenshot-1710903943649.png

截至目前,重塑能源的业务覆盖中国多省市,以及德国、瑞士、日本等海外市场,在全球面向道路交通、工程机械、发电、绿氢制取等多元化领域提供全场景氢能科技解决方案。

实际上,这并非重塑能源首次冲刺IPO。早在2021年3月,重塑能源就曾递交上交所科创板上市申请并获受理;但同年8月,重塑能源自愿撤回了上市申请。随着亿华通和国鸿氢能在港股成功上市,重塑能源有望成为港交所迎来的第三个氢能IPO。

成立9年融资近40亿

估值超100亿

重塑能源靠什么撑起一个IPO?

先来看几组数据——招股书显示,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按 2022 年已售重卡氢燃料电池系统的总输出功率计,重塑能源位居中国氢燃料电池系统市场第一;按截至2023年9月30日已售安装燃料电池系统的燃料电池汽车的累计行驶里程(约 168,000,000 公里)计,重塑能源位居中国氢燃料电池系统市场第一。

同样截至到2023 年9月30日,重塑能源的氢燃料电池系统已为中国超过 5000 辆燃料电池汽车提供动力、累计安全行驶里程数超 160000000 公里、帮助减少碳排放超 90000 吨。

此外,招股书还透露,重塑能源是中国氢燃料电池领域内,首家同时实现自主研发及量产燃料电池电堆、膜电极、双极板的企业。同时,公司亦是氢能技术的先行开拓者,是氢燃料电池行业首家同时布局交换膜(PEM)和碱性(ALK)电解产品的企业。

但需要注意的是,重塑能源尚未进入业绩爆发期。招股书显示,2021 年、2022 年及 2023 年前 9 个月,重塑能源实现收入分别为约 5.24 亿元、6.05 亿元及 2.19 亿元人民币;同期,该公司年内亏损分别为约 6.54 亿元、5.46 亿元及 4.60 亿元人民币。

screenshot-1710903973227.png

一纸招股书,也揭示了重塑能源融资历程。公司自2017年至2022年12月共获得39.39亿融资,身后集结了一支豪华投资方阵容。

时间回到2017年,重塑能源完成Pre-A轮融资及A轮融资,募集资金约2.2亿元,主要由春阳资本及惠洋资本投资。随后在2019年6月,重塑能源获得3.3亿元B轮融资,挚信资本、君联资本、博华资本、三行资本、晓富资本等机构参与投资。

同年8月,重塑能源迎来一位重要的战略投资方——中石化资本,后者以4.9亿元投资入股。截止到目前,中石化资本一直为重塑能源第二大股东。

重塑能源在2020年8月迎来关键节点,改制为股份公司,同时完成了7.17亿元D轮融资,投资方包含了宇通客车、春阳资本、水木易德、德载厚资本、惟明创投、凯辉基金、IDG资本、东方电气。

2022年重塑能源完成了E轮系列融资,共募集资金约21.78亿元,是成立以来最大金额的融资轮次。其中E-1轮投资阵容庞大,囊括了国家制造业基金、中银投资、宇通客车、物产中大投资、红杉中国、浙民投、沃土投资、上海国盛资本、彬复资本、高瓴等。

E-2轮融资则由一汽解放投资4.8亿元,获得增资完成后约4.43%股份。以此计算,重塑能源E轮投后估值达到108亿元,跻身独角兽行列。

为何氢能又火了?

眼下,氢能依旧火爆。

2024春节前夕,第一笔大额氢能融资诞生——醇氢科技宣布完成首轮融资,引入多家战略投资者和知名投资机构,融资金额1亿美元,投前估值10亿美元。这意味着,醇氢科技首轮融资后就已成功跻身独角兽行列。

就在醇氢科技完成首轮融资的同一天,上海泰氢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泰氢晨”)宣布完成Pre-A轮融资,融资金额1.5亿元。本轮由高榕资本领投,博裕投资联合投资,现有股东同步增资。泰氢晨也颇有来头,由正泰集团于2022年3月设立,重塑能源同样也作为创始股东参与。

而在2023年尾声,阳光氢能也宣布完成6.6亿元的A轮融资,领投方为君联资本,跟投方则包括高瓴创投、钟鼎资本、招商局创投、仁发碳中和、中肃资本、上海临港氢能基金、好买母基金等身影。据悉,融资后阳光氢能估值约60亿人民币。

时间线再向前推移,去年8月,中科富海成功完成C轮引战融资,融资总额8亿元。本次融资由诚通混改基金和建信股权共同领投,国投招商、工银投资、越秀产业基金跟投,原股东兴业国信、中科先行创投、中科创星在本轮继续跟投。经投资方核实,此轮投后估值约70亿元。

放眼望去,获得一众VC/PE青睐的还有蓝能氢能、海得利兹、涌氢能源、氢易能源、协氢新能源、中科氢易……氢能创业队伍蔚为壮观。

实际上自2006年我国燃料电池车商业化示范项目伊始,氢能产业发展至今已历时近二十年,期间上过高峰,也走过低谷。那么,为何氢能如今又掀起了新一轮爆发热潮?

我们先来看政策层面——2022年3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氢能产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21-2035年)》,明确氢能是未来国家能源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鼓励产业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等按照市场化原则支持氢能创新型企业。

而在《2024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加快前沿新兴氢能、新材料、创新药等产业发展,积极打造生物制造、商业航天、低空经济等新增长引擎。这是在全国年度经济发展规划方面,中央首次指出要加快氢能产业的发展。

一位长期关注氢能赛道的投资人指出,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奇点来临,绿氢作为优化替代传统化石能源、实现碳中和的最优解已成共识。“在行业需求的爆发式增长,产业引导政策不断释放利好的同时,热钱也随之涌入,使得制、储、运、加、注等各环节投融资提速明显。”

当然,投资人们也常常聊到氢能很多亟待解决的难题——首先是大量廉价氢气的获取问题,电解法在生产效率上无法与化石燃料制氢媲美,但后者碳排放又会大幅增加。其次,氢气的存储和运输,甚至加氢站高昂的造价等都是发展瓶颈之一。并且氢气属于易燃易爆气体,安全性问题也不容忽视。

其实回望人类历史,从柴火到煤炭,从煤炭再到油气,人类社会每次巨大的进步,都是伴随着能源革命而来。如果要告别石油时代,削弱石油霸权,势必要发展新一代能源,氢能也许是备选之一。当下,氢能拥有着无数信仰者,他们正走在这条漫长的征途上。


扫一扫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