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40720星期六 距离2060碳中和还有12947天
热点关键词:
2024 07/10

叶无极

来源:《风能》

澳大利亚加速发展风电

字体:
分享到:
扫一扫
摘要:巴斯海峡因丰富风能、潮汐能资源成为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转型新前沿。政府出台政策鼓励企业投资海上风电等项目,促进清洁能源发展。多个项目正规划或建设中,将提升清洁能源供应,创造就业。然而,技术难度、生态环境影响等挑战需克服。澳大利亚对巴斯海峡可再生能源前景充满信心,期待其为能源转型和可持续发展贡献力量。

澳大利亚以其温暖的气候、广阔的内陆和原始的海岸线而闻名,不仅是一个自然美景之地,也是一个拥有巨大可再生能源潜力的国家。丰富的风能资源,为澳大利亚推动能源转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风电成为该国改变能源结构的关键力量。

早在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澳大利亚多个州的相关机构就开展过系统性的风能资源评估工作,多数测试地点靠近该国的主要人口中心,这使得风电成为一种具有良好开发利用条件的发电资源。而其南部海岸线位于西风带,经过测试,风电机组轮毂高度区间的年平均风速可达8~9m/s。

澳大利亚贸易和投资委员会(Australian Trade and Investment Commission)的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0月,澳大利亚风电总装机容量约为910万千瓦,风电占该国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5%,占可再生能源供应总量的35%。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有利于风电项目开发,如南部地区和东部大分水岭(Great Dividing Range)。目前,澳大利亚大约一半的风电场位于沿海地区。

面临多重挑战

根据澳大利亚清洁能源委员会(Clean Energy Council)的数据,截至2022年年底,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澳大利亚总发电量的35.9%,高于2021年的32.5%,较2017年的16.9%增加了一倍多。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澳大利亚仍有约60%的电力来自煤炭等化石燃料。澳大利亚政府希望到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的占比大幅提高至82%,这意味着在未来6年内要使清洁能源发电能力增长一倍以上。

清洁能源委员会表示,2023年,澳大利亚只投产了三座风电场,共有115台风电机组实现并网,效果并不理想。在过去的两年半时间里,新南威尔士州仅批准了两座大型风电场,部分开发企业被迫缩减项目规模,理由是该州核准手续烦琐。

澳大利亚清洁能源投资集团(CEIG)首席执行官西蒙·科贝尔(Simon Corbell)认为,这些延误正在“减缓能源转型的步伐”,“一个项目通过州和联邦当局的审批应该不超过18个月”。

Acciona公司开发的Macintyre风电场

西班牙阿驰奥纳公司(Acciona)在昆士兰州(Queensland)的麦金泰尔(Macintyre)风电场,是风电项目与当地社区建立良好关系的例子。阿驰奥纳公司正在资助附近沃里克镇的项目,并组织参观羊群与风电机组共享用地的风电场。该项目将成为南半球装机规模最大的风电场(总装机1026MW),预计将于今年建成。

除了在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开发的风电项目,位于南部维多利亚州的陆上风电项目几乎停滞不前,主要是因为当地居民对环境的担忧。作为回应,维多利亚州政府计划制定一套“工具和指导方针,以确保本地野生动物不受可再生能源项目的伤害”。与此同时,努力减少排放,降低电价。

一项被提议的工具是绘制一幅全州范围的地图。通过这种形式可以确定关键的动物栖息地区域,以便进行合理的规划。到2024年年底,关于风电机组如何影响濒危鸟类和蝙蝠物种的研究预计可以完成。其中的一个重点将是确定南弯翼蝙蝠(Southern Bent-wing Bat)的飞行高度,以避免潜在的碰撞。

澳大利亚能源和资源部长莉莉·丹布罗修(Lily D'Ambrosio)说,“这是为了让社区和行业确信,在我们开发能够降低电费和减少排放的可再生能源的同时,本地野生动物将得到保护。”

这项总计38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1800万元)的政府投资,将用于制作“维多利亚州可再生能源发展手册”(handbook for the development of renewable energy in Victoria),其中将包括濒危野生动物的名单及蝙蝠和鸟类管理计划的模板。随着研究的完成和手册的发布,预计可再生能源行业将有机会获得“最好的科学和地图信息,这样他们就可以在规划阶段早期考虑保护我们珍贵的野生动物,从而实现更有效和及时的批准过程”。

“维多利亚州是我们奇妙物种的家园,我们要确保在迈向零排放的过程中,它们得到最好的保护。”澳大利亚环境部长史蒂夫·季莫普洛斯(Steve Dimopoulos)补充说。

抓住转型新机遇

50年前,当澳大利亚大陆和塔斯马尼亚岛之间的巴斯海峡(Bass Strait)开始开发第一批油气田时,黑斯廷斯港(Port of Hastings)处于澳大利亚能源发展的中心。1970年,维多利亚州吉普斯兰以南海床上的化石燃料的开采,被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约翰•戈登(John Gorton)誉为“向着澳大利亚的未来迈出坚定的步伐”,当时他出席了位于墨尔本东南70km处的港口天然气加工厂的开幕仪式。

这些油田产出了澳大利亚一半以上的原油,目前供应了该国东部40%的天然气,这些天然气被运往黑斯廷斯进行加工和运输。

现在,巴斯海峡的油气储量正在减少,许多油井预计在本十年末停产,黑斯廷斯港再次处于一场新的能源变革的中心,只不过这次将朝着“绿色”前行。拥有该港口的维多利亚州政府希望将其用作组装海上风电机组的场地。与半个世纪前的前任一样,现任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同样在畅谈光明的未来,称该国可以成为“可再生能源超级大国”。

澳大利亚提出的可再生能源目标(RET,Renewable Energy Target)和最近的可再生能源电力原产地保证(REGO),鼓励对风电项目的投资。此外,澳大利亚政府对增加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承诺,表明将有一个强有力的政策框架来支持进一步的增长。

然而,时间紧迫。澳大利亚能源市场运营商(AEMO)表示,随着许多老旧燃煤电厂结束寿命或接近退役,预计到2050年需要耗资32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161亿元)推进能源转型,这项工作已经“迫在眉睫”。其表示,到21世纪中叶,澳大利亚需要将能源市场的供应能力增加两倍。

海上风电潜力巨大

凭借漫长的海岸线、良好的风力条件,以及对可再生能源日益迫切的需求,澳大利亚有潜力成为行业领导者,并在全国范围内创造就业机会。

全球风能理事会(GWEC)称,澳大利亚拥有50亿千瓦海上风电开发潜力,是澳大利亚两大电网目前电力装机容量的100倍。

维多利亚州政府正在领导这项工作。它是澳大利亚唯一一个为海上风电发展设定具体目标的州,即到2032年达到200万千瓦,到2040年达到900万千瓦。在联邦政府宣布的适合发展海上风电的三个海上区域中,两个位于维多利亚州。

为了实现这一愿景,维多利亚州政府提议利用黑斯廷斯港的土地建造维多利亚可再生能源码头(Victorian Renewable Energy Terminal),这是一个供企业进口、储存和预装海上风电机组的平台。根据当地官方机构的说法,黑斯廷斯的深水航道及其靠近吉普斯兰的位置,使之成为最适合进行这种组装的地方。

维多利亚州港口的年度报告显示,维多利亚州可再生能源码头是“开启新篇章”的机会,并将其置于“维多利亚州实现净零排放的核心”。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