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40720星期六 距离2060碳中和还有12947天
热点关键词:
2023 11/17

邹臻杰

来源:第一财经

柳叶刀报告警示:全球高温致死或将激增4.7倍,可再生能源转型迫在眉睫

字体:
分享到:
扫一扫

《报告》表示,一方面,政府、企业和银行仍在“旁观”并继续投资石油和天然气;另一方面,人们迫切需要采取以健康为中心的紧急气候行动,将全球经济向零碳足迹转型。


15日上午发表的《2023年柳叶刀人群健康与气候变化倒计时全球报告:必须采取以健康为中心的应对措施来应对不可逆转的危害》(下称《报告》)如是称。《报告》表示,一方面,政府、企业和银行仍在“旁观”并继续投资石油和天然气;另一方面,人们迫切需要采取以健康为中心的紧急气候行动,将全球经济向零碳足迹转型。

“推动去化石燃料的过程,实际上会改变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也就是从原来的‘资源依赖型’发展模式转变为‘技术依赖型’的发展模式。”同济大学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学院责任教授、长三角循环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杜欢政对第一财经表示。

杜欢政称,以太阳能电池为例,其材料从“单晶硅”到“硅基”,接下来还将使用“钙钛矿”一类成本更低、易获得的新技术。这也进一步表明,全世界在煤炭、石油等一类资源分布不均衡,但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一类资源,全世界分布相对比较均衡,“关键看是否能以更低成本来获取这些技术”。

全球减缓碳排放

根据《报告》结论,气候问题上的不作为正在造成生命和生计损失,但“世界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2018~2022年,人们平均有86天暴露于有健康威胁的高温天气下,人为的气候变化导致其中60%的高温天气发生概率至少翻了1倍。与1991~2000年相比,2013~2022年65岁以上人群中与高温相关的死亡人数增加了85%,远远高于在气温不变的情况下(即仅考虑人口结构的变化)所预计的38%。

《报告》还称,极端天气事件的破坏性还对水安全、粮食生产造成一系列危机,不断变化的天气模式也导致了致命传染病的传播速度加快。比如,1982年以来,海洋变暖使“适宜弧菌”传播的海岸线每年增加329公里,导致14亿人面临腹泻疾病、严重伤口感染和败血症等的风险。

“我们还有一线希望。”柳叶刀倒计时执行主任、伦敦大学学院玛丽娜·罗马内洛博士解读称,“如果气候谈判能够推动公平、快速地逐步淘汰化石燃料,支持气候变化适应的努力,那么《巴黎协定》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以下的目标仍然可以实现,繁荣健康的未来也指日可待”。

但《报告》也表示,化石燃料的投资和贷款都在增加。2022年,全球能源系统的碳排放量增长了0.9%,达到368亿吨的新纪录,而各国政府仍在鼓励化石燃料的扩张。另外,从去年开始,全球最大的20家石油和天然气巨头集体提高了化石燃料的预计生产水平,这将导致2040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超过与升温1.5℃相适应水平的173%。

减缓碳排放,政府、企业和银行如何行动?为此,环境经济与政策研究专家、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尹海涛告诉记者,事实上,环境保护领域一直存在着“平衡”的关系,即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平衡,碳排放也是如此。

从内部来看,现阶段的碳价约为70元/吨,但如果将来涨到每吨700元甚至800元,那对企业产生的激励则会不一样;从外部来看,碳减排是一个全球性问题,每个国家都会因碳减排付出一定成本,但最终带来的全球变暖的延缓是全球共享的,因此,并非每个国家都有足够的动力去推进。

“近年来,我国在新能源领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绩,风电、光伏的装机容量已经达到整体的约30%,但未来,我们可能会遇到一个严峻的挑战。”尹海涛说,当前,我们需要考虑,如果新能源的渗透率进一步上升,相关的电力系统是否可以承受、消纳这些新能源。

尹海涛进一步表示,业界对于新能源的消纳方式也有多种探讨,包括:以分布式发电为基础的微电网;以可调节负荷和储能设施为基础的虚拟电厂;以电力现货交易为核心的电力市场化改革等。

而对于《报告》提到的“除了治疗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疾病,必须把重点放在初期预防上”,一位病毒学家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对于疾控体系来说有一定难度,“目前多病原监测的方案中已经涵盖了应急的早诊断方法,但这也只能应对已知的病原;气候变暖还带来了人的免疫力下降、精子活力下降、人的平均体温下降。新发传染病的致病源不断从气温高的热带溢出到人口稠密的温带地区。这两方面作用的结果,未来新发传染病的风险在逐渐增加,早发现将越来越困难”。

变革性机遇

《报告》还称,虽然迫切需要采取行动,但也有一些令人鼓舞的进展迹象,预示着挽救生命的转型可能已经开始。今年的《报告》显示,自2005年以来,化石燃料引起的空气污染导致的死亡人数下降了近16%,其中80%的下降归功于减少燃煤污染的努力。

但与此同时,最欠缺服务的国家在清洁能源转型过程中被落在了后面,清洁能源获取的不公平使最脆弱的社区依赖污染空气的燃料。尽管天然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但在低收入国家,仅有2.3%的电力来自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富裕国家为11%);92%的家庭仍然依赖有污染的生物质(如木材或粪便)做饭和取暖(富裕国家为7.5%)。

那么,变革性的机遇在哪?低收入国家如何应对并加快向清洁能源和能源效率转型?

杜欢政告诉记者,将技术作为推动新能源发展的核心,对于大多数国家来说,若要实现超越,还是要以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为主进行突破,并带动全球新一轮清洁能源的发展。

“低收入国家可以大力使用生物质能源,因为那里的秸秆一类生物质能源量比较大,低收入国家相关地区有上千亿吨的生物质材料;如果将这些生物质能源进行规模化、产业化应用,形成新的能源,那对推动经济和绿色转型都有帮助。”杜欢政说。

一位环境领域业内人士则表示,能源层面,首先应该是保持自主性,也就是用能不受制于人;其次,现阶段,太阳能、风能和核能提供了能源自主的契机,而新能源的使用和碳减排又非常契合,存在的问题是太阳能和风能不是很稳定,需要进行调节,这就可能催生储能赛道的繁荣,一些顶层设计可以有更科学的思考,比如在大量建设新能源设施的同时,相应配置火电站作为调节手段等。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