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40419星期五 距离2060碳中和还有13039天
热点关键词:
2024 03/11

徐沛宇

来源:财经十一人

对话隆基董事长钟宝申:如何应对产能过剩?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扫一扫

image.png

全国人大代表、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

图源/隆基绿能


中国光伏制造业在2023年快速增长。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统计,2023年,光伏多晶硅、硅片、电池、组件产量分别达到143万吨、622GW、545GW、499GW,分别同比增长66.9%、67.5%、64.9%、69.3%。    

2020—2022年连续三年位列光伏组件销量榜首位的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隆基绿能,601012.SH),在2023年被晶科能源超越,与天合光能并列组件销量榜第二位。

对光伏产业而言,2024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化解产能快速增长导致的过剩风险;对隆基绿能而言,保持乃至回升市场份额的关键,是如何让BC电池系列产品打开销路。

晶科能源在2023年超越隆基绿能主要是靠其性价比更高的TOPCon新型电池产品。以TOPCon电池为主的N型光伏电池市场占有率从2022年的约10%,提升至了2023年的25.6%。但隆基绿能管理层并不看好TOPCon电池,认为BC电池将逐步取代TOPCon。

隆基绿能旗下TOPCon和BC电池产能目前均为30GW。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此前已明确表示,未来将不再提升TOPCon电池产能,新建产线将全部采用BC电池。

基于BC电池的组件产品比TOPCon电池组件产品更美观、效率提升空间更大,生产工艺要求更高;但后者价格低,目前对用户而言性价比更高。

2024年3月3日,钟宝申在隆基绿能北京办公室接受了包括《财经十一人》在内数家媒体的采访。

钟宝申表示,隆基对光伏产业产能出现阶段性过剩是有预期的,已提前做好了应对,一方面是以差异化的产品赢得市场,推出效率更高、可靠性更高的产品,也就是目前隆基主推的BC系列产品。第二是要在公司内部降本增效和精兵简政,精简过去由于发展较快而导致的机构、人员冗余,减少开支,以应对当前的环境。此外,提高工厂智能化水平,也可以提高产品的可靠性。

作为第十四届全国人大代表,钟宝申此次赴京参加“两会”带来了《让高品质、美观的光伏产品绽放在美丽乡村》的提案,建议加快发展农村分布式光伏。

隆基绿能此前发布的单面BC产品更适合分布式光伏项目,而农村分布式光伏市场的开发潜力比城市更大。


1、 靠差异化产品应对产能过剩

回顾2023年的光伏产业,产能快速增长和价格剧烈下跌是两大关键词。光伏产业链各环节的产能均大幅增长,有的甚至翻番;组件价格从年初1.9元/瓦跌至年底的不到1元/瓦。

钟宝申认为,这是因为光伏行业的良好前景吸引了大量的社会资本,包括一些地方政府的资本投入,使得产能迅速膨胀起来。过去18个月建设的产能比光伏领域过去18年建设的还多,阶段性的产能过剩导致了价格的下降。同时,随着光伏从业者持续的努力,光伏全产业链的成本也在降低。

应对光伏产业过剩,隆基最重要的策略是推出差异化产品。隆基在晶硅太阳能电池和新型钙钛矿电池的转换率上保有多项世界纪录。钟宝申对BC电池产品的前景十分乐观,认为BC电池是隆基坚持技术创新的成果。

钟宝申表示,隆基对技术研发高度重视,这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在战略上要坚信只有创新才能发展,企业要想得到可持续的增长,只能靠技术创新的产品来支撑。

第二,要有可持续的资源投入,要有长期的准备。创新不是一蹴而就的,它需要资金的长期投入,战略上要有资源储备,要有资金保障。

第三点,企业创新离不开人才,隆基创造了一个宽松的环境,从全球吸引专家来凝心聚力的工作。

钟宝申说,隆基一直在筹划和储备新的技术产品,要有效率更高、可靠性更高,全生命周期发电成本最低的产品,基于此,隆基近期推出了新的BC系列产品。通过差异化的产品赢得客户。  


2、 反对最低价中标模式

在光伏产能过剩的情况下,一些光伏项目的招标出现了“最低价中标”的现象。一些企业为了中标,甚至报出了低于成本的价格。

钟宝申认为,“最低价中标”的模式对光伏产业带来了较大的负面影响。企业除了制造成本之外,还有营销管理研发费用,以成本价,甚至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会给企业造成巨大亏损。企业不可能长期亏损下去,那么,这些企业可能就会偷工减料、拖延工期。

钟宝申说,这会使行业陷入低质量、同质化产能的价格战中,创新企业受损害,再创新投入困难,导致行业高质量发展难度大、深度研究不足,从而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一些能源央国企目前已开始优化招投标策略,例如使用“合理均价基准差径靶心法”,将最高价、最低价去掉,以平均价作为基准价。各厂商价格得分按与基准价差值的比例进行加减分。

钟宝申表示,其他行业先进的招标办法,值得光伏行业借鉴。例如,有行业的招标办法规定:“投标人不得以低于成本的报价竞标,也不得以他人名义投标或者以其他方式弄虚作假,骗取中标”,指定行业权威机构定期出具产业链成本指引,低于成本限价需加大监管力度,调查是否倾销。    

钟宝申建议国家有关部门牵头出台光伏领域的招标管理办法,能够更加科学、更有序地实现生态链共赢。


3、 加码农村分布式市场

在未来的光伏市场,分布式光伏的发展潜力更大。目前,分布式光伏在新增装机中的比例超过四成。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统计,2023年,国内光伏累计装机容量达6.1亿千瓦,同比增长55%;其中,分布式光伏累计装机为2.54亿千瓦,占比达到42%。

与城市工商业以及户用光伏项目相比,农村分布式光伏起步较晚,但发展非常迅速、行业准入门槛比较低。与分布式光伏密切相关的绿色建筑标准,在农村地区也几乎为空白。

钟宝申表示,现在农村光伏市场开发模式较为混杂,大量低端、低质产品充斥其中,外观和可靠性都存在问题,比如光伏支架、连接件、螺栓等防腐性工作存在不足。在多台风下雨天气的南方,这些不足直接影响农村光伏电站的使用寿命。

钟宝申建议,相关部门应出台农村光伏发电项目组件和逆变器等关键物料选用标准。大力推广发电效率高、可靠性高、外观美丽、符合建筑美学的组件产品,推广适用于农村光伏接入和消纳的逆变器等关键物料。结合美丽乡村建设的需要,制定农村光伏与建筑结合的规划标准,引导光伏行业关注产品质量的同时,也要融入对美的思考。

目前,农村光伏项目开发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当前主流的租赁模式,企业或者投资公司作为投资人,租赁农村居民的屋顶来发展光伏。农户不需要考虑资金问题,也不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只收租金。另一种是,农户以自有资金或者银行贷款的模式,建设光伏发电设施。

钟宝申介绍,隆基和陕西省铜川市政府合作,在该市克坊村打造了首个“光伏零碳村”,并发展出一种农村光伏的种新模式——让村集体作为出资方在这个村发展新能源。因为集体力量更加强大,对质量和维护等这方面的保障性也更高,农户也可以获得更多的收益。隆基认为此模式大有可为,计划在更多地区推广。 

扫一扫分享